微信图片_20181026130101.png

物流業駛上高速路離不開金融基建設施

發布日期:2018-08-20 作者:解放日報 點擊:

在國際金融體系內,大宗商品在庫及在途融資已成爲重要組成部分。但是,在中國現行法律規則下,倉單、提單等貨權單據的規範性、法律效力及流暢及時的處置體系等有關“基建設施”尚未形成,從而影響到了物流金融的發展。

2017年,中國社會物流總額爲252.8萬億元。相比高速增長的市場,相關法律體系建設卻存在滯後乃至混亂。目前,我們還沒有一部完整的倉儲物流法。現行的物流類法律法規涉及部門衆多,如交通、鐵道、航空、內貿、外貿、工商等,存在不協調的現象;法律層級衆多,存在法律、法規、部門規章、國際條約、國際慣例及各種物流標准、技術規範。

現實生活中,對于在途貨物融資而言,最大的障礙在于各類在途貨物提單的法律屬性缺乏明確依據。在法律屬性上,衆多物流單據中只有“倉單”具有明確的“受限制的物權性有價證券”這一法律屬性。

然而,近年頻頻爆發的電子交易風險事件,使得曾經被理論界寄予厚望的電子倉單意外地成了阻礙倉單“唯一性”的絆腳石。在相關案件中,爲打破電子倉單造成的僵局,當事方不得不退回紙質倉單的傳統模式,卻又面臨一批貨物只能對應一張倉單的限制。一系列問題及相關法律法規的缺失,不僅增加了法院辦案的難度和周期,而且會伴隨大宗商品價格的劇烈波動給貨權人和金融機構造成損失。

基于種種現實挑戰,要完善相關金融“基建設施”可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:

首先,鑒于“倉單質押”這一金融産品具有極大的市場需求,可適時制定完整、專業、符合時代特征的專門法律法規。在這方面,不妨借鑒其他國家的一些立法實踐,如德國的《指示倉單規則》和《德國商法典》、美國《統一商法典》和《美國倉單法》、日本的《倉庫業法》和《日本商法典》等。

其次,在標准化法律體系的建設過程中,需進一步厘清法律概念內涵。目前,在實際倉儲服務業務中存在不少法律概念與實際單據脫節的情況,既存在使用“入庫單”、“出庫單”來代替“倉單”的做法,還存在以“倉單”之名行“入庫單”、“出庫單”之實的做法。

事實上,倉單與入庫、出庫單有實質上的區別。它不僅是倉儲物入庫的收據,而且是記載保管人和存貨人雙方權利、義務的合同,以及代表貨物所有權的憑證。而倉庫入庫單僅爲倉儲物入庫的收據,或由保管人開具的證明倉儲物已由保管人接收的單據。

最後,在産業結構大調整的背景之下,涉及實體産業的金融産品風控難度有必要進一步降低。就物流金融領域來看,僅從法律層面明確倉單的法律性質和流轉規範還遠遠不夠,應當細致厘清僞造倉單、虛假倉單及重複質押等違法事件中,存貨人、倉儲方、質檢方等鑽了哪些空子。

進一步來看,銀行等金融機構的資金無法進入實體産業,表面上看是經濟政策導向的問題,但究其根本還在于“基建設施”和基礎體系建設的不足。金融機構作爲逐利性和風控性並存的主體,只有以完整的法律體系解決其在風控性上的顧慮,再用優惠政策幫助其完成逐利性目標,才能夯實資金進入實體産業的“高速公路”。


本文網址:/news/639.html

相關標簽:魯疆物流

最近浏覽:

在線客服
  • 客戶服務客戶服務
  • 淘寶旺旺淘寶旺旺
二维码

掃描二維碼

分享 一键分享
歡迎給我們留言
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聯系。
姓名
聯系人
電話
座機/手機號碼
郵箱
郵箱
地址
地址